BOB.com新闻中心BOB.com News

BOB体育年轻人懂年轻人!“中国童装之都”的夜市火了

2024-02-02 22:03:41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这里原本是“中国童装之都”吴兴区织里镇振兴片区的一个停车场,现在每晚6点一到,就会开启“变身模式”。

  一辆辆满载着各种食材、炊具的三轮车有序排队进场。琳琅满目的各色小吃,让人忍不住咽口水。开张仅一个月,人流量就超过了50万人次。

  穿行在一个个烟火气十足的摊位间,记者发现,这里不少的摊主很年轻,摊位的画风也很新潮。

  前段时间,“护士下班摆地摊两周赚1万5”“95后夜市夫妻档算起收入笑了”等与年轻人摆地摊的相关话题屡屡登上热搜。随着众多“95后”“00后”的加入,振兴夜市也有不一样的风景。

  BOB官网

  华灯初上,振兴夜市灯火璀璨。老北京爆肚、杂粮煎饼、冰糖炖梨、铁板鱿鱼等美食摊位依次排开,锅铲的碰撞声、烧烤的滋滋声相互交织,音乐声、欢笑声此起彼伏,闪烁的霓虹灯和着空气中的食物香味,吸引着同样年轻的顾客穿梭其间。

  一家印有“罐罐烤奶”几个大字的摊位前,几个小女生一边等待着烤奶,一边和摊主聊着天。

  BOB官网

  记者凑近看,头戴彩色毛线帽、穿着毛茸茸外套的小姑娘,正往几个造型古朴的陶罐里倒入牛奶。随着烤奶在罐子里咕嘟咕嘟不断翻滚,她又按照口味从前面的木盒或者簸箕里取出玫瑰、茉莉、红枣、菊花等原料加入。

  这位出生于1999年的小姑娘名叫张子衿,来自云南昭通。烤奶是她老家的特色美食,与此同时,芦苇、串灯、手绘价格单等DIY设计也非常吸睛,让这个热气腾腾的烤奶摊成了夜市里独有的浪漫一角。

  费鸿伟的“浇汁土豆泥”摊位虽然藏在了夜市的角落里,但掩不住它的高人气。满是土豆元素的餐车前,顾客络绎不绝。这位2000年出生的男孩有点腼腆,但说起自家的“产品”自信满满:“这土豆泥是我用破壁机打的,特别细腻。浇上我自己调的灵魂酱汁,保证你喜欢。”

  紧挨着费鸿伟摊位的,就是叶城璇的“脆皮烤肠摊”。2004年出生的叶城璇是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大一学生。放假回到织里的第二天,她就带着新入手的烤肠机和自己的秘制酱料,勇闯“摆摊圈”。

  记者走了一圈发现,一众摊位中的“显眼包”,似乎有着一套相对成熟的方法论,比如名字要文艺、招牌要精致、场景要有氛围感。

  1990年出生的汤因章在夜市经营着一个“老北京爆肚”摊位,相较其他几个摊主稍稍年长些,但是要论摊位的氛围感,可一点都不含糊。红色的霓虹灯牌,配上红色的顶棚,以及“想你的风吹到了织里”等文案,让小小三轮车在一溜“小吃长龙”中也非常醒目。汤因章说,这些都是他自己设计的,他还用老婆的小名作为店招,给一碗碗热气腾腾的爆肚,又增添了一分暖意。

  看着热气氤氲中一张张忙碌的年轻面孔,不禁让人好奇:小小夜市,何以能吸引这么多年轻人?

  “放假了闲着也是闲着,这里免费入驻,正好来赚点零花钱。”瘦小的叶城璇裹着羽绒服,冻得鼻头通红。看到有客人光顾,她马上将吃了一半的面放在烤肠机的一头。每天100元左右的收入,也让她直呼有成就感。

  “这里人气旺,而且不收摊位费,是个很好的练手平台。”费鸿伟新一年的目标是开家水果店,但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经验不足。这一个月的摆摊经历,他积累了不少销售经验。

  “在这里摆摊啊,很安心,也很暖心。”“老三鱿鱼”摊主于金龙说,到夜市摆摊就是为了增加收入、减轻负担。他去年初来到织里一家广告传媒公司工作,很快在这里买房定居。生活压力变大,他就想着弄点副业做做,摆摊相对容易上手。

  “于师傅,今天生意怎么样?”说话间BOB体育,一名穿着制服的年轻人来到于金龙的摊位上。“今天还不错哎,你吃饭了没?”看到来人,于金龙一边热情回答,一边娴熟地拿出了进货单子。

  这位穿制服的年轻人是吴兴区综合行政执法局织里分局振兴分队的机动队长秦伟。让人想不到的是,一个月前,于金龙刚刚和秦伟吵过一架。

  去年9月,“老三鱿鱼”摊首次出摊。当时没有固定的摊位,于金龙每天游走在织里镇的各个街区、小区。

  去年11月的一天,于金龙因为占道经营被执法人员“逮”住了,罚款500元。罚他钱的正是秦伟,三轮车还被扣了一个星期。这让于金龙好不服气。

  让他意外的是,被罚完钱没多久,他又接到了秦伟的电话,邀请他免费入驻振兴夜市。

  每天傍晚6点,是摊位的进场时间。最多的时候有100多辆三轮车,为了争个好位置,难免出现你争我抢的情况。为了让三轮车有序进场,吴兴区综合行政执法局织里分局的队员每天早早来到现场,有时晚饭都来不及吃,就投入到秩序疏导工作中。

  夜市每天营业到凌晨一点多,不管多晚,队员们都一直陪着大家。道路有坑洼BOB体育、路灯不亮、上厕所不方便摊主们摆摊过程中发现的一些问题,队员们都尽力帮助解决。“有段时间,网上出现一些声音,说吃了夜市上的东西拉肚子了。从那以后,队员们每天都会来看我们的进货单子。虽然麻烦了点,但食物质量保证了,来的人更多了。”于金龙说。

  队员的辛苦大家看在眼里,更让大家感动的是,这些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执法队员,为了提升夜市的人气,特地申请经费,在夜市周边安装了许多不同造型的灯饰,让这里成了当地名副其实的网红打卡点。

  “我的家乡在变美,欢迎大家来织里打卡。”刚放假回到织里的大学生小吴,特地将高中同学聚会放在了振兴夜市,他还将刚刚拍的夜市照片发到朋友圈。

  小吴家就在康泰路附近,这几年,康泰路马路市场的噪音、油烟、交通拥堵和垃圾乱扔等问题,他记忆犹新。和很多居民一样,他的父母也曾打过“12345”政府阳光热线投诉。

  “流动摊贩一直是织里镇的一个老大难问题。”记者从织里镇振兴片区工作组了解到,此前,关于流动摊贩扰民的投诉不断。

  吴兴区织里镇是“中国童装之都”,全国三分之二的童装产自这里。产业的壮大,吸引了45万名新老织里人在这里生活,其中外来人口就有35万,这也给当地的城市治理带来挑战。

  就拿振兴片区来说,这里是织里的老城区,也是当地有名的童装街区之一,目前集聚了3000多家童装生产企业。工人一日三餐不固定,有时活多顾不上吃晚饭,就会到街边摊位买点小吃。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个热闹的马路市场。

  “流动摊点虽方便市民,但带来的道路交通拥堵、影响城市环境BOB体育,是城市治理中的顽疾。”多年的“游击战”,也让当地政府看到,每一个摊贩背后都是一个家庭,一味地“堵”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也有悖市民的实际需求。

  当地成立了专门的调研组,大范围走访马路市场,排摸掌握摊主的信息及反馈意见,并针对“马路市场”的管理难点,开展多场民情恳谈会,探讨破解之法。

  “原吴兴区人民医院的停车场要改建成一个夜市,流动摊主可以免费入驻。”去年12月,这个消息在流动摊贩间流传开来。

  吴兴区人民医院旧址是织里老城区的中心地带,位置非常好,政府真的舍得把这里改成夜市?很多摊主将信将疑地找到执法队员打听。没有成本的进驻,让很多摊贩心动了,但有人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生意不好我们立刻走人。”

  一个月下来,来振兴夜市摆摊的人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集聚了100多辆餐车,小小院子里摆得满满当当。但是即使人多摊位多,这里依旧秩序井然,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搜索

网站地图